弘雅的短篇故事1:刀祸
发布日期:2019-02-11

1

浑身都是痛,没有力气,动弹不得,连眼皮都难以抬起。耳边传来脚步声,来来去去,急匆匆地,还有陶罐磕碰的嘭嘭声,混杂在咕噜咕噜的液体沸腾的欢呼声中。鼻尖嗅到一阵奇特的香味,那是他最讨厌的味道。

所有的力气汇在一起,他终于将眼皮睁开一条缝。一线之间,他看清了。这是一间破旧的木屋,一个男孩子的身影正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时不时往放在火炉上的陶罐中加点东西进去,那阵奇特的香味就是从沸腾的罐子里飘出来的。

咕噜咕噜。

他疲惫地闭上眼,记忆一点点恢复。

他是红叶,从高高的山崖上跌落,风从耳边吹过,带来山崖上狂乱而得意的笑声。他急速下坠,山崖的顶端越来越远,站在山崖边缘的人影全都模糊成一团,只有那亮闪闪的利刃还反射着刺目的光。

他记得那种武器的样子,似剑非剑,似刀非刀,比剑更狂野,比刀更内敛,利刃被打造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就跟那群人后颈上的记号一模一样。

每个人的后颈上都有一个弧度诡异的记号,那是血液中带来的。族中的每一个人,自出生起就拥有的,夷族的标志。

利刃被挥舞起来,泛着诡异的寒光,无数的记号在眼前翻飞,无数的人影在四周游走不定,他被包围了,困在悬崖边。除了坠落山崖,他再无出路。夷族的人在笑,等着他往下跳。

他低头望下去,山崖雾气缥缈,深不见底。腿上突然失了力,他歪倒下去,直直地坠落,血液仿佛离开了大脑,他的意识渐渐模糊,闭上眼,眼前只剩下那个诡异的弧度,如恶魔之眼。

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奇特的香味越来越浓。

他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一个弧度诡异的记号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猛地发力,却什么也没有改变,还是直挺挺地躺着,哪里也动不了,但浑身的疼痛感却爆裂般地四处袭来。他忍不住闷哼出声。

那个记号就在小男孩的后颈上。门板吱呀一声响,大概是风吹的,小男孩回身去看,后颈正正地露出来,那个恶魔一般的记号,就在他的后颈上,正对着红叶的眼睛。

“是风啊。”小男孩转过身来,恶魔消失了,这是一张还带着童稚的脸,眼睛黑黑亮亮,身体却瘦得要命,好像掉到水里都沉不下去似的。他的手里捧着一碗红艳艳的汤,舀起一勺,送到红叶唇边,“喝一点吧,世上最好喝的红果汤。”

汤在唇边,异香扑鼻。红叶胸中一片翻涌,想要呕吐。但他动不了,更吐不出来。

红艳艳的汤汁被灌进喉咙,他的眉头皱起。如受酷刑。

心中暗暗发誓,如果能重新站起来,第一件事便是杀了这带着记号的夷族少年。

恶魔般的记号,异香的红果汤。无一不是他的禁忌。

弘雅的短篇故事1:刀祸

2

他是红叶,世人皆知的红叶。

红叶是一个传说。

传说中红叶杀人无算,来去无踪。

传说中红叶一夜踏平了九鼎山庄,山庄上下一千多条人命共赴黄泉。

传说中红叶盗走梦灵珠,又杀了梦灵珠的守护者无真老人。夷族上下无比震惊。被盗的是全族的圣物,被杀的是全族最受尊敬的人。

……

世人皆视红叶为魔鬼,却无人知晓他的行踪。因为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是死人。

只有红叶知道,那些传说,除了第一条是真的,其余都是假的。

九鼎山庄的确被毁灭,梦灵珠的确被盗,无真老人的确已身亡……但这一切却都不是他做的。

他早已退隐山林,在一个无人知无人晓的神仙地界,过着一段神仙般的日子。

他有了妻子,又有了女儿,没有纷争,没有阴谋,日子祥和安定。

但他还能听见那些传说,关于红叶的传说,从远方传来,一个接着一个……他知道,世上还有一个红叶,在他隐居避世的日子里,横行世间。

他犹豫过,但女儿的笑脸就在眼前,妻子的柔情弥漫在整个山林间,他不舍,也不愿离开。

传说仍在世间蔓延。他快活在山林间。

利刃的寒光暴起,山林处处危机。

风中飘来淡淡的血腥味,他丢下手中的猎物,飞奔向家的方向。

妻子倒在地上,脖子上划开一道血口,鲜血喷涌而出,在墙面上画出一道长长的线条,如流星的尾巴。

女儿倒在妻子的身下,露出的小手上紧紧抓着一串红果子,手上全是血污,红果子上全是血污,身边的土地上全是血污。

他的眼睛比那串红果子还要红。

他看见了,那些寒光闪闪的利刃,那些弧度诡异的记号,他们盯着他,目露凶光。

他狂躁地怒吼,利刃铺天盖地地袭来,泛着诡异的寒光,无数的记号在眼前翻飞,无数的人影在四周游走不定。他的弯刀出手,在一片闪烁的寒光中,矫若游龙。

寒光消失了,恶魔般的记号翻倒在尘土中,他浑身是血地喘气,弯刀插在地上,他低低地嘶吼着跪伏在地,嘴角溢出鲜血,妻女的血污映红了他的眼睛。

山林不再是家,红叶重新上路奔赴天涯。

恶魔般的记号,异香的红果汤。这是他的禁忌。

弘雅的短篇故事1:刀祸

3

一路追踪,一路杀伐。

记号越来越多,恶魔随时出现。他带着满身的伤痕,到了夷族的中心。

红叶是一个传说。而他早已不是传说中的红叶。

山林间的神仙生活,消磨了太多的斗志,挥霍了太长的时间。少年风发不再,如今的红叶,只是一个满心恨意的过气中年人。

利刃寒光霍霍,恶魔的脚印步步紧逼。红叶一点点后退,直至退无可退。他在山崖边缘。

梦灵珠,无真老人……夷族人不管,他们杀红了眼。

梦灵珠,无真老人……红叶不管,恨意激红了他的眼。

无力回天,腿上突然失力,他向崖下跌去。

4

红果汤异香扑鼻,一日三餐,每餐一大碗。

“世上最好喝的红果汤。”小男孩说,满脸稚气。

日复一日的酷刑,红叶承受到几乎麻木。

红艳艳的汤汁被灌进喉咙,他渐渐能活动手指,活动四肢,他开始翻身,他从床板上坐起,他脚步虚浮地下地,他吃力地抓住弯刀,向空空的天际划出一道迟钝的亮光。

陶罐中的红果汤永远冒着热气,红艳艳的汤汁喝到嘴里,竟能尝出某种香甜而美妙的滋味。红叶表情惊异。

“世上最好喝的红果汤。”小男孩说,眼神清澈,带着欣喜的笑意,“你能尝出来了,对吗?”

心中一惊。香甜而美妙的滋味……不,这是红果汤,它必须带着血腥味,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怎么可能?”红叶低吼,恨意在眼中暴起,“你不该喂我这种东西,它只会令我更恨你。”

刀光一闪,弯刀抵住了小男孩的喉咙,红叶盯着他,“你让我记起了很多不愿记起的事,我要杀了你!”

小男孩望着他,慌乱一闪而逝,他的眼神清澈,满脸稚气。

利刃破空之声传来,“叮”第一声脆响,一枚暗器落地,弯刀已离开了小男孩的喉咙,弯刀的刀柄紧紧握在红叶的手中。

木屋忽然四分五裂,数不清的人影出现在视野。诡异的弧度。恶魔之眼的记号。夷族又来了。

“梦灵珠就在这里,一定在这个小杂种手里。”一个尖利的声音叫道。一个驼背的老妪伸出枯瘦的手指,指向小男孩的方向,“那么浓烈的气味,梦灵珠的气味,就在这里,没错,就在这里!”

一人飞身而出,带着利刃的寒光,向小男孩冲去。

但还未近身,他又折了回去,伴随着痛呼声。

每个人都看见了那道耀眼的刀光,每个人都看见了弯刀挥起。红叶挡在小男孩的身前,弯刀在手,他的脸色冷若冰霜。

“红叶,是红叶,红叶还没死!”有一个声音响起,“所有人,一起上!”

利刃铺天盖地地袭来,泛着诡异的寒光,无数的记号在眼前翻飞,无数的人影在四周游走不定。红叶的弯刀一闪,刀光霍霍中,神鬼莫近。

小男孩退到角落里。利刃之光越来越少,翻飞的人影越来越少,霍霍的刀光中,一切归于平静。

红叶立在血泊中,惊异地看着手中的弯刀,惊异地望着满地的尸体……他是传说中的红叶,杀人无算,来去无踪。

红叶回来了。

弘雅的短篇故事1:刀祸

5

远处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鼻息微弱,只有手上一把弯刀,亮得刺眼。

小男孩带他回家,细心地清理伤口,直到他的呼吸恢复平稳,直到他的力气足够支撑着眼睛睁开一条缝。

小男孩曾对着那把弯刀观察了很久,这是记忆中弯刀的样子,但又不完全是。但他已能猜到,这个人就是红叶。

传说中的红叶,传说中的弯刀。

他开始为红叶煮世上最好吃的红果汤。这里人迹罕至。山野间,红果汤便是世间的无上美味。

不,还有更美味的。

他取出梦灵珠,每煮一次红果汤,便磨一点梦灵珠的粉末加入沸腾的汤汁里。咕噜咕噜,异香扑鼻。

他喂红叶喝下红果汤,他看红叶活动着手指,活动着四肢,活动着渐渐恢复的躯体。他看红叶从床板上坐起,他看红叶下了地,他看红叶重新挥起了弯刀。

他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世上最好喝的红果汤。你能尝出来了,对吗?”

弯刀抵上他的喉咙,他看着红叶,眼中的慌乱一闪而逝,心中的慌乱久久不息。

红叶,红叶……谁是真正的红叶?

眼前这人便是。

夷族全军覆没。传说中的红叶,回来了。

6

“你救了我。”红叶回头,血珠自刀尖滴落。

“是的。”小男孩站在角落里,眼神平静无波。

“你将梦灵珠喂给了我?”红叶的手紧紧握住刀柄,充盈的力量遍布全身,他终于想通了那无法言说的惊异。

“是的。”小男孩淡淡地回答,他的脸色如此平静,仿佛那稚气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苍老的心。

“为什么这样做?”红叶问。

“因为你是红叶,真正的红叶。”小男孩走进血泊中,苍白的脸越发苍白。

“真正的红叶?”红叶皱眉,他盯着小男孩的眼睛。梦灵珠的奇效令他浑身轻盈,头脑瞬间清醒,他的声音猛然提高,“难道你就是盗取梦灵珠的那个红叶?”

他不相信,眼前的小男孩,瘦弱,苍白,怎能是那个踏平九鼎山庄又杀死无真老人的红叶?

“我不是。”小男孩摇摇头,他的目光紧紧地盯在那柄染血的弯刀上,“他的弯刀几乎跟你的一模一样,他才是。”

“他?”红叶不解。

“他是我的父亲,你可以叫他红叶……这大概也是他的期望。他是夷族人。”

“他在哪里?”红叶问。

“他已经死了。”小男孩淡淡地道,“他将梦灵珠给了我,然后就死了。他毕竟不是传说中的红叶,他不是,所以他重伤不治,死了。”

“你又是谁?”红叶问。

“我只是个小杂种。”小男孩笑笑,“你刚才听到了的,他们叫我小杂种。”

“为什么?”红叶问。

“因为我的母亲,她是九鼎山庄的大小姐。但父亲不应该和母亲在一起,她不是夷族人。”

“夷族容不下你母亲,也容不下你。”红叶叹息着垂下眼,刀光一闪,弯刀已入鞘。“你的母亲呢?”

“她也死了。”小男孩的眼中蒙上一层雾气,“利刃泛着寒光,一道诡异的弧度划过,她就死了。”

“所以你的父亲才盗走梦灵珠,这就是他的报复。”红叶摇了摇头,继续道:“可你为什么不回去?”

“回到哪里去?九鼎山庄?”小男孩笑起来,“夷族杀了九鼎山庄的大小姐,他们还会容忍一个带着夷族标记的人在山庄中活着吗?”

“他们容不下你,所以你父亲踏平了九鼎山庄?”红叶的眉头重新皱起。他想起那个快活无比的山林,那个危机四伏的山林,那喷洒着鲜血的墙壁,那伏地而亡的妻女。

红艳艳的红果汤在胃里沸腾起来,烧红了他的眼。突然而来的灾祸,竟然源头在这里。

传说中的红叶,传说中的弯刀。

刀才是他的灾祸。

7

他是红叶,世人皆知的红叶。

红叶是一个传说。

传说中红叶杀人无算,来去无踪。

传说中红叶一夜踏平了九鼎山庄,山庄上下一千多条人命共赴黄泉。

传说中红叶盗走梦灵珠,又杀了梦灵珠的守护者无真老人。夷族上下无比震惊。被盗的是全族的圣物,被杀的是全族最受尊敬的人。

……

世人皆视红叶为魔鬼,却无人知晓他的行踪。因为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是死人。

只有红叶知道,那些传说,除了第一条是假的,其余都是真的。

上一篇:天井之外:互联网家装的新零售启示录
下一篇:119㎡北欧风,进门就被客厅美到!

主页    |     澳门博彩娱乐平台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正规十大赌博平台大全    |     公司产品    |     社会责任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