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宴:一个超级发达的大城市,因为拒绝近代化,飞速堕落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2-11

文/六艺之学

湘潭最出名的名人自然是毛,然而近代以来,除毛之外,湘潭历史上人才辈出,不仅有曾国藩、杨度这样的政治弄潮儿,文人雅士亦有李腾芳、王闿运、齐白石和黎氏八骏等,并涌现出刘道一、马福益、秋瑾等革命烈士。可以说,近代湘潭的人文历史底蕴不容小视。

此外,历史上的湘潭还是一个商贸发达的城市,其转口贸易亦十分兴盛,明清以来,有着“小南京”、“金湘潭”之美誉。籍是之故,笔者以微薄之学识,写粗鄙之文章,祈方家之指教。

湘潭——长沙的延伸

1

湘潭这个坐落在湘江边的小城,自秦设县至今也已走过了两千多年的时间了,最初隶属于湘县。湘潭之名首先出现在南北朝时期的南梁。据记载,梁武帝萧衍于天监二年(503年)封宗室子弟萧退为湘潭侯,这是“湘潭”二字首次出现。

关于“湘潭”名称的由来,也有很多种说法。有人说是因为湘州潭而得湘潭之名,但湘州潭距离萧梁所设“湘潭”有两三百里,在地理位置上不太符合;也有人说是因为湘水多潭所以叫湘潭,但湘潭境内主要经过洣水,按照惯例应该称洣潭。

清末的湘潭文化名人王闿运的解释应该是各家之言中最能令人信服的,他认为“潭”是延伸的意思,而长沙的旧名叫临湘城,所以“湘潭”的由来应该是取临湘城(长沙的旧名)延伸的意思。

梁朝设置了湘潭县,但从梁朝到其后继者陈朝,湘潭都只是湖南境内一个不起眼的县,而且由于处在南北朝的大混乱时期,整个湖南都经常处于战乱之中,湘潭自然也不能幸免。

隋朝统一天下后,改变了行政区划,此时的湘潭合并了现在大部分土地属于株洲的建宁县,战略位置变得重要起来。然而由于隋炀帝横征暴敛,隋朝末年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湖南被萧铣占领。

萧铣控制湖南5年后,被唐朝将领李靖打败,此时湘潭纳入唐王朝的版图之中。唐朝也对湖南行政区划做了修改,长沙和湘潭等地属于潭州总管府管辖,在唐玄宗天宝八年(749年),唐朝把县城设在了洛口也就是今天的易俗河镇,至此,湘潭的行政区划大体确立,一千多年来也没有太大变动。

初唐时,湘潭名声始动。

初唐名相褚遂良因得罪了武则天,被贬到湖南做官,他感叹武则天乱政,可能威胁唐王朝统治,于是他在湘潭把一座寺庙改名为唐兴寺。该寺庙坐落在湘潭市湘江边十八总的陶公山内,历经沧桑,已成名刹。不少高僧驻锡于此,其中最有名者,当数唐代的智俨。他自幼便静心法门,终成正果,为湘潭的佛教文化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文史宴:一个超级发达的大城市,因为拒绝近代化,飞速堕落的故事


褚遂良大大的提升了湘潭的品味

经历了武则天时代,到唐玄宗时期整个湖南都是一片安定祥和的气象,但从安史之乱开始,湖南也有些纷乱。但总体上,相对于全国其他地方,湖南算是很太平的。而且由于安史之乱,北方经济受到重创,湖南的经济地位开始重要起来,包括湘潭在内的湖南反而受益于安史之乱,各方面有了很大发展。

时间来到了唐末,在唐朝末年发生了大规模的黄巢之乱,黄巢曾经流窜到湖南,并且曾在湘潭的日华峰(今湘潭县龙口乡枇杷山主峰)摆设过求雨坛,至今仍然存在。黄巢虽然被击败了,但唐王朝却无法再管理全国,各地陷入军阀割据的状态。

湖南落入了马殷的统治下,他积极发展湖南的经济,曾经在易俗河设立了大型的交易市场,湘潭也变成了南方最大的茶叶市场,可以说湘潭迎来了发展良机。

不幸的是,历史的车轮已经行至五代十国时期,马殷死后,他的几个儿子为了争夺统治权而互相征伐,这也使得湖南百姓深受其害。后来马楚被南唐消灭,南唐在湖南的统治又被后周取代,马楚将领周行逢受后周官爵,统治湖南。周行逢在湖南励精图治,使得湖南经济重新恢复,直到北宋建隆三年(963年),迁徙周氏家族进入开封,湖南才结束几十年割据历史。

水运之兴——崛起的前夜

2

经过安史之乱和马楚时期的发展,到北宋时期湘潭商业渐兴,一些富有的商人聚集于此,湘潭变成了一个商贸条件良好的南方大县。这时湘潭的发展主要得益于交通的拓展,大家都知道交通对一个地方发展的重要性,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

很多人说现在株洲和长沙交通发达,湘潭交通稍逊,但在古代湘潭是全湖南水陆交通最好的,这第一得益于它的地理位置,位于上下湘江交汇之处,是中原地区通向岭南的必经之地。由于便利的水运,湘潭有很多优良的港口和便利的航道,这也使得交通优势无限放大。

很多熟悉湘潭的人,都应该知道杨梅洲这个野外烧烤胜地,但实际上这里最开始是靠造船闻名,北宋时期这里就已经开始造船了,现在杨梅洲附近还可以看见很多造船厂,而能建造造船厂的地方一般水运都很便利,因为船舶有吃水深度和航运的要求,这也间接说明了湘潭水运发达。

除了商业得到发展外,湘潭农业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唐朝以来人口南迁给湘潭带来的先进技术和生产工具,农业发展更加迅速,同时农业经济作物中的茶叶贸易更为发达,湘潭农业发展达到了领先湖南的水平。这时,湘潭优势渐显,成为江南地区新兴的经济明珠。

北宋时期,由于整个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并立,使得北宋王朝的重心放在了南方,而湘潭所在的湖南地区也受到重视,在此期间出现了诸如李允则、孔武仲等贤明官吏治理湘潭,他们采取轻徭薄赋、无为而治的方式使得湘潭百姓生活富足安逸。

孔武仲治理湘潭的时候,信奉道家的清净无为而治,少扰民,多便民,使百姓富足,当时湘潭发现了金矿,孔武仲淡然面对,并不从中牟取暴利,他喜爱吟诗作赋,在湘潭生活期间留下了很多诗作,如:

禄仕飘然寄楚乡,才能苦短志方强。

已栽绿柳如彭泽,况有黄金似栎阳。

风飚湘波天影动,云来衡岳雨声长。

尚疑卑湿难安处,更起西边百尺堂。

能臣治理之下,湘潭的文化也有所发展,前面说到了人口南迁,南迁的人口不仅仅带来生产,也带来了文化。

北宋时期道学兴起,道学开山鼻祖是周敦颐,而据湘潭龙山周氏宗祠所言,周敦颐的后代周梦升迁徙到了今天的湘潭龙山(隐山)。故而,周敦颐尊为道学南传的始祖。周敦颐号濂溪,所以现在湘潭境内有很多濂溪祠,如隐山周氏宗祠、城区十总永州会馆,这些都称为濂溪祠。


文史宴:一个超级发达的大城市,因为拒绝近代化,飞速堕落的故事


湘潭与周敦颐颇有渊源

总之,北宋时期,湘潭由于处于南方,未受到太多北方战乱的影响,域内一片升平景象,缺少故事,只是稳步中慢慢向世人展现自己的风貌,小露锋芒。但到了宋徽宗时期乃至南宋,湘潭的故事多了起来。

经营半壁——湖湘学派的诞生

3

北宋时期,湘潭于全国而言,尚不起眼。但南宋时,文臣武将多来湘潭,湘潭在全国的知名度逐渐提升。

1127年靖康之耻后,宋朝被迫南迁,偏安一隅,湘潭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湘潭所在的潭州此时深受战火困扰,以钟相、杨幺为首的起义军在湖南与宋军交战,为了镇压农民起义,宋朝派出了李纲、岳飞等能臣,最终平定了起义。

自李纲、岳飞坐镇潭州后,来潭的文臣武将越来越多,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刘锜了,他和岳飞、韩世忠、张浚并称为南宋四大抗金名将。后人记住了岳飞等人,却忘记了刘锜。(可能跟他在名声最盛的时候,挂印归隐有关。刘锜是第一个大败金军铁浮屠的人,顺昌之战是以少胜多的经典之战,更是成就了刘锜的军事神话。)

刘锜是被贬到潭州,他曾经在湘潭的昭山下建有房屋,今天昭山的宋家祠就是他的住处故址。在昭山生活的日子,刘锜做了不少好事。相传他还曾为昭山平定过匪患,并对那些因生活困难被逼当土匪的平民百姓予以安顿。

当地一些老人还能说出一些有关于刘锜的故事来,可到了年轻这一辈,知晓的就不多了。刘锜曾到过湘潭县的资福寺,并且题诗一首:

迅扫妖氛六合清,匣中宝剑气犹横。

夜观星斗鬼神泣,昼会风云龙虎惊。

重整山河归北地,两扶圣主到南京。

山僧不识英雄汉,只管滔滔问姓名。

不单单武将来潭,文臣也多留名于湘潭,很多人说起儒家就不得不提到朱熹,现在湘潭有个地方叫朱亭(停)就是当年朱熹居住的地方,朱熹的学生、著名理学家同时也是南宋宰相的魏了翁也在湘潭留下了印迹,在湘乡褚公祠的方形石幢上留有他的《褚公祠堂记》。

除朱熹、魏了翁外,南宋时期,周敦颐一族隐居的隐山迎来了另外一位重要人物,那就是胡安国。

胡安国是两宋之际的大儒,因为战乱,他再三迁徙,最终被学生杨训、黎明迎接到了湘潭定居,他居住的地方便是现在的碧泉,他很是喜爱碧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为一温泉,而且水很清澈如碧玉般,相信很多人也去过碧泉,亲历过“苍然群木之下,翠绿澄净,藻荇交映”之美景。

胡安国定居碧泉后,在此筑庐、建学堂,后来胡安国病逝于湘潭,葬在了隐山,他最小的儿子胡宏肩负其传播其学问的重任,并将学堂正式命名为碧泉书院,并建有本亭以纪念其父。


文史宴:一个超级发达的大城市,因为拒绝近代化,飞速堕落的故事


湖湘学派的发源地——碧泉书院

张栻、彪居正、吴翌等闻风就学其中,史称衡岳湖湘之学,皆起于此。胡安国和胡宏父子开辟的隐山文化,被后人称之为湖湘之学也叫潭学。

胡宏死后,他的弟子张栻主持岳麓书院,张栻和朱熹亦师亦友,他们会讲岳麓书院后,湖湘学派渐成规模,这时碧泉书院开始衰落,湖湘文化中心也由湘潭转移到长沙。乾隆皇帝曾给岳麓书院题写“道南正脉”巨匾一块,这也是承认了胡氏父子开辟的湖湘文化在理学中的地位。

大儒接连到来后,湘潭的文化教育发展迅速。绍兴初年时,湘潭终于建有文庙,作为官府祭祀孔子和教学的地方。科举上也有重大突破,1187年湘乡的王容中状元,1250年,湘乡的贺德英中神童科状元,被称为破天荒神童,其他中举的人也不胜枚举,如湘潭的杨训、胡景裕等。文艺方面,也出现了王以宁、胡景裕、钟将之等卓有成就的词人。

受困于也得益于战火所带来的人才迁移,本是文运不兴的湘潭迎来了文化的兴盛,在胡氏父子的影响下,经世致用之学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湘潭人,他们为国家、为民族呕心沥血,谱写了壮丽的人文华章。

兵灾与迫害——忽必烈与朱元璋

4

南宋末年,蒙古人对南宋政权,大举入侵。随着蒙古攻势的越来越大,宋朝在权奸贾似道的治理下,亡国已成必然之势。在此背景下,湘潭人民明知不可为,但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不断反抗蒙古人,哪怕是元朝建立后,湘潭的反元斗争也一直没有停息。

1275年,统一蒙古草原的元朝皇帝忽必烈又一次派兵进攻湖南,希望快速占领湖南进而一路南下统一全国。名将阿里海牙很快攻占了长沙、湘潭等地,湖南百姓大多为保护家园而殉难。

当元兵进入湘潭后,百姓大多离去,而湘潭县丞李长庚不畏死亡,毅然决然的与湘潭共存亡。他看到元兵进城后,穿戴好官服,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学宫(文庙)大堂,当元兵发现他的时候,他宁死不降,后被杀死,尸首被埋葬在学宫旁。湘潭人民为李长庚修了一座墓,刻有宋忠臣李公墓几个大字,令人惋惜的是,在文革时期墓被摧毁。

元初的蒙古人大肆掠夺百姓,把他们变为奴隶,传说湘潭民间有“一说鞑子(即蒙古人)来了,大哭的小孩都不敢出声”的说法,当时的湘潭可以说是处在极度不安全的情形下。忽必烈为了征伐日本,江南的徭役特别繁重,包括湘潭的在内的湖南地区卖妻、卖子的现象都出现了。

由于这些种种不人道的统治政策,导致湘潭民众的反元斗争此起彼伏,元兵进入湘潭两年后就发生了熊桂和刘斗元起义,其他小规模的还有湘潭的李洙、湘乡的胡复三、刘荣叔起义,特别是刘荣叔被元兵击败后,仅留下两字个儿子传承香火,其余家人全部自尽于贞女山(后为纪念刘荣叔改名为褒忠山),直到1290年以后,起义才渐渐的平息。

元朝时期湘潭很多时候是饱受灾难的,但也有过相对发展的时期,那就是元朝中期。忽必烈死后,其孙子铁木耳即位,被后世称为元成宗,他改变了忽必烈的统治政策,开始注重吏治。给百姓以生存。这时,湘潭也开始得到恢复和发展,前面提到的衰败的碧泉书院在元朝时得到了修缮。

但到了元朝末年,起义再次兴起,1352年的易华起义,发展到了占据七个县区的规模,后来成为陈友谅手下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

元末的农民起义可以说是风起云涌,各地义军不断征伐后,最终形成了张士诚、陈友谅、朱元璋三支起义军鼎立的局面。初期实力稍逊一筹的朱元璋,最终击败了张士诚、陈友谅以及其他义军,并且打败了元军,把他们赶到北方。虽然朱元璋胜利了,对于全国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对于湘潭而言就尤其遭殃了。

朱元璋平定湘潭后,没有给饱受战乱的湘潭人们以修养的时机,反而沉重压迫湘潭人们,使得本来已经投降的易华(陈友谅手下大将)再次联系陈友谅部众兴起义旗。朱元璋的军队虽势如破竹,但一路烧杀抢虐,百姓深受其害。

为了避免百姓受更大的伤害,易华遣散士兵,并在乌石自杀希望换取朱元璋的撤兵。虽然易华死了,但朱元璋却并没有放过湘潭人民,他恼恨易华曾经在元末曾经运送粮食帮助陈友谅父子加上他反叛自己,出于报复的心态,朱元璋给湘乡百姓施加了沉重的田赋(易华资助陈理十万八千石粮食,于是朱元璋以这个数字为标准,令湘乡每年缴纳),史称仇堕,直到清代乾隆年间,湘乡人民经过不断申诉,才得到解决,终于使得田赋下降。

除了仇堕之外,朱元璋还命令进入湘潭的严广实行屠城政策,湘潭死伤严重。没办法,明朝只得迁徙其他地方的百姓来弥补湘潭的人口,于是就有江西填湖广的说法,现在很多湘潭人就是由江西迁徙过来的,如云湖桥的王闿运家族、韶山的庞氏、青山桥的方氏等都是由江西迁徙过来的。

小南京——湖南繁华第一

5

虽然在明初湘潭遭到了打击,但由于水陆交通的变迁以及湘潭自身优良的地理位置,使得湘潭商业发展迅速,最迟在万历年间(1573—1620年),湘潭便已经取代长沙成为湖南的商贸中心,并且享有“小南京”的称号。

明代有“湖广熟,天下足”的说法,江苏和浙江的粮食供应仰仗于湖广地区,而湘潭农业自古以来就很发达,粮食产量更是湖南之首,湘潭县城的沙湾谷米市场名闻遐迩,成为湖湘谷米转输、外销中心,湘潭的米市甚至影响到了南京米市的价格。

在当时县城沙湾到大码头之间有一条小溪,为方便交易便建立了一座桥梁,而桥梁上来往的很多是促成交易的经纪人,所以叫做经纪桥,至今居住在那里的老人还取其谐音叫做“金鸡桥”,由此湘潭米市也开始了几百年兴盛时光。

除米市外,湘潭的茶和蓝靛等贸易也十分发达,在明代湖南是全国著名的茶产区,湘潭境内两县都产茶,湘乡产量高,而湘潭县仅能自足,但湘潭却依靠便利的水运,成为了湖南茶叶外销的中心。而且,湘潭还是明代全国最大的蓝靛贸易市场,四海客商携带数以万计的资金来到湘潭,极大的刺激了湘潭的蓝靛种植。

湘潭这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财富之乡,易俗河的谷米、花石一带的茶油、刘家园子的烟叶、杨塘的莲子进入市场后都成为一时的名品。甚至在巨大财富诱惑下,有人辞官回家从商,如万历二十年的进士张嘉言辞官回籍,从事商业取得成功,他还致富不忘乡亲,做了很多公益事业,湘潭名胜高峰塔(宝塔)也得其资助而建成。可以说巨大的商业资本得到积累,湘潭百业兴盛,成为足以媲美苏杭宁的“小南京”。


文史宴:一个超级发达的大城市,因为拒绝近代化,飞速堕落的故事


高峰塔

湘潭繁盛的缩影

这时的湘潭十分繁荣,有着大都市的繁荣,据沈璠的《登万楼》:“万家城郭青山绕,十里帆樯翠霭笼”。而且这时的湘潭也成为了娱乐服务行业十分发达的销金之窟,富商公子大多来到这里的风月场所和茶楼酒肆潇洒人生。有李东阳诗“长沙少年无奈春,青衫白面不生尘。劝君莫向湘潭住,江燕衔泥解涴人”为证。

明末由于万历和天启等皇帝在位的时候统治黑暗,百姓苦不堪言,再加上天灾不断,农民起义不断爆发,崇祯皇帝想有所作为却能力低下,更是一路作死,而湘潭又一次遭到了兵祸的困扰,首先是张献忠挥兵入湘潭,但很快他抢掠一番后就流窜到了四川。

湘潭这一时期仍然属于明朝治理,1644年,崇祯帝在内忧外患打击下,自杀于煤山,北京落入了李自成的手中,但农民出生的李自成攻占北京后,迅速腐化,没多久,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李自成兵败身亡,李自成的部众往南流亡,而主治湖广地区的总督何腾蛟决定与李自成的大顺残兵合作,大批抗清将士聚集湖南。

面对两股势力的结合,清兵决定发兵南下镇压,双方激战多年,何腾蛟有一些胜利,但湖南多座城市也受到蹂躏,面对久战不胜的局面,清廷派出了郑亲王济尔哈朗为首的大军镇压。

最终在湘潭,济尔哈朗活捉了何腾蛟,关押何腾蛟在城南佛寺(在今东坪镇),他绝食七日后逝去,为了纪念何腾蛟,湘潭人民在狮子口筑衣冠冢纪念。而且济尔哈朗以湘潭人对清朝有二心为缘由,在湘潭屠城多日,其惨烈程度不亚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兵祸之后,湘潭又遭受瘟疫的袭击,两次劫难之后,湘潭尸横遍野,城区尸骨草草掩埋,城市一片萧条,“小南京”暂时衰落下去。但衰落只是一时的,到清代湘潭再次繁荣。

金湘潭——海禁政策下的另类繁荣

6

三藩之乱平定之后,清政府开始注意农商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湘潭和湘乡两地的地方官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来促进经济的恢复。

同时由于清政府实行海禁政策,只允许广州一地成为对外贸易的港口。广州垄断对外贸易,使得广州——湘潭间的转口贸易商路形成,湘潭的重要性凸显出来。湘潭商贸业因而在较短的时间内得以恢复并于乾隆、嘉庆年间得到鼎盛。

得益于湘潭经济发展的良好势头,湘潭经济各方面发展很快。湖南、江西、北方五省等地的商人来潭经商,他们结成商帮,建立了会馆,有江西的万寿宫、广东的岭南会馆、北五省的关圣殿、永州会馆等。

这一时期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湘潭药都地位的形成,1644年,随着江西樟树一个姓黄的药商在湘潭开设了第一家药行之后,湘潭开始了300年天下药都的历史,到道光年间销售量达到800万两白银,有“药不到湘潭不齐,药不到湘潭不灵”之说。

同时湘潭米业发展也日益发达,此时易俗河取代了明代的沙湾成为湘潭最重要的米市场,年交易量达到400万石,沙湾也有100万石,湘潭成为与无锡、芜湖、九江比肩的全国四大米市。

由于转口贸易兴盛,湘潭又发展成为湖南最大的茶叶外销集散市场,湘潭茶叶在京城也是享誉盛名。传统的蓝靛、竹木市场也保持旺盛。纵观康、雍、乾、嘉四朝,湘潭转口贸易名种天下,市场兴旺,工商业兴盛,物阜民丰,“金湘潭”如日中天,烜赫一时。

但自从鸦片战争以来,清政府腐朽没落的统治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伴随着天灾人祸,洪秀全、杨秀清等人在搞出了个太平天国,他们自广西起兵,一路北上。在湖南境内的鏖战中,长沙一战太平军折了西王萧朝贵,久攻长沙不下之后,太平军北上攻占武昌,然后又顺江而下在1853年攻占南京,并且改名为天京。

一时间太平军实力庞大,大有取清王朝而代之的气势。而清朝原有的八旗兵和绿营兵战斗力及其微弱,面对这种情况,清王朝决定让全国各省组织团练,在这个过程中,因母逝去而在家守孝的湘乡籍侍郎曾国藩在湖南组织团练。

曾国藩吸收同乡罗泽南、左宗棠等文人在衡阳编练水路大军,并且在湘潭杨梅洲设船厂,为水军建造战舰,练成之后,湘军决心出湖南与太平军一战。

1854年,太平军西征部队进攻湖南,曾国藩的湘军迎来了建成后的第一场硬仗。曾国藩满心以为自己的水陆大军会轻松获胜,然而在长沙靖港的水战中,湘军水师几乎全军覆没,曾国藩也差点跳水自杀,但被救起后的曾国藩听到了自己的陆军在罗泽南、塔齐布的带领下在湘潭十战十捷,自此之后湘军与太平军交战近十年,直到1864年才由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带领大军攻克天京,并且由左宗棠抓获洪秀全的儿子洪天贵福,最终平定太平天国之乱。

太平军虽然失败,但全国各地还有其他叛乱,此后曾国藩的学生李鸿章以及好友左宗棠等人又相继平定了捻军和回民起义,特别是左宗棠这一湘潭女婿(左宗棠曾经入赘湘潭龙口周氏)在19世纪70年代还带领刘锦棠等人平定新疆阿古柏叛乱,维护了中国领土的完整。

在咸丰、同治、光绪三朝的对内战争中,湖湘子弟兵尤其是湘潭、湘乡两地的人作出了重大贡献。可以说湖湘子弟兵战斗力享誉全国,并且自此之后湖南在全国的话语权越来越大,湖南人才逐渐掌握了中国的政治权力。

虽然在政治上,湘潭的地位得到大幅度提升,但经济层面却呈现下滑趋势。

一方面,由于湖南处于太平军与湘军交战的主战场,给包括湘潭在内的整个湖南地区都带来了毁灭性打击。而湘潭负担着湘军的庞大军费开支,交战频繁之下,军费需求明显过度,致使湘潭经济衰落严重。同时,湘潭子弟大多出湘作战,他们因军功显赫,奖励颇丰,富足的生活却也增长了他们的奢靡之风。虽然这股奢侈之风使得湘潭经济在短时间内重振,但只知享受、不思精进的精神面貌,导致湘潭经济显得暮气深沉。

另外一方面,鸦片战争一声炮响后,广州、上海、福州、宁波、厦门五地成为通商口岸,这不仅使得清王朝门户被打开,也使得湘潭的经济地位开始衰落。一口通商变多口通商后,湘潭至广州间的传统商路北移,湘潭社会经济发展的地利逐步消失。但由于湘潭有浓郁的商业氛围、坚实的商业根基,以及全省商业实属落后,此时湘潭仍然是湖南商贸中心,只是优势已逐渐消失。

洋务运动兴起后,湘潭错过了发展的良机。虽然湘潭有巨大的商业资本,有创办近代企业的诸多条件,但无奈的是,湘潭人思想保守,拒绝接受新事物,致使在洋务运动时期湘潭并没有设立一厂一矿,错失了近代民族工业发展良机,最终导致繁荣的歇绝。直至维新变法时期,湘潭的工矿业才开始起步。

湖南的近代化本来就晚于全国近30年,而湘潭在湖南又晚于长沙数年,再加之岳阳、长沙等地被开辟为通商口岸,相比之下湘潭只是一个寄港地,湘潭的优势便不复存在,最终把湖南经济第一的桂冠让给了长沙。清末以来,湘潭虽然外表繁荣,实则处处落后于全国,实在令人惋惜。

时光飞逝,湘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辉煌,重塑湘潭历史记忆、复兴湘潭是无数湘潭人为之奋斗的目标。希望湘潭能在社会转型时期抓住机遇,稳步前行,早日崛起。


欢迎关注文史宴

专业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专业

熟悉历史陌生化,陌生历史普及化

上一篇:上下一致反对如何把实事干成?李鸿章办成的两件事,包涵太多智慧
下一篇:中国海军崛起的四大功勋造船厂,筑我国万里海防基石

主页    |     澳门博彩娱乐平台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正规十大赌博平台大全    |     公司产品    |     社会责任    |     联系我们    |